9岁女童高危白血病找到配型无钱治父亲欲卖房救女

2019-12-02


  

小金秋渴望到外面去玩。 刘冉阳 摄

小金秋的妈妈在绣十字绣,希望能卖′点钱补贴药&费。 刘冉阳 摄

&n╟bsp;大部分时间,一家三口就保持这样的状态。小金ъ秋躺在床上,妈妈绣着十字绣,爸爸坐在床边想着筹钱做手术。 刘冉阳 摄

 

        中新网昆明4月25๑·ิ.·ั๑日电 (史广林 刘露彦)43岁的保其锋,每天的生活除♂了种地、照看四位老人(父母及岳父母)Ю,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出门借钱。然而,每次都无功而返。

  保其锋是昆明市阳宗海管委会汤池街道办事处曲者社区保郎村村民。他和妻子种地为生,有两个女儿,日子虽然清贫,但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

  变故缘于2013年1月28日。当天,保其锋的小女儿保金秋突发高烧,住进了县医院。但久治不愈,县医院▌怀疑是白血病,建〖议他们到昆明进一步检查。2013年保金秋放了寒假,保其锋带她来到昆明就医,确诊为白血病,且为高危病人。

  听说解放军昆明总∶医院血液科很▪专业,2014年2≒月8日,保金秋住进了血液科33号病房。保其Ф锋也开始四处借钱,维持小金秋高昂的化疗费。

  25日上午,记♀者来到解放军昆明总医″院血液科33号病房,见到了罹患白血病的小女孩保金秋一家三口。

  一张简单的病床,一个穿白上衣、粉色裤子的小女孩躺在床上,叫嚷着要去“找同学玩&rd∑quo;;床边的椅子上,≯母亲做着十字绣;父●亲保其锋坐在窗台上发呆⿲。

  与记者想象的不同,抑或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病情,保金秋见到记者就主动打招呼,叫着哥哥姐姐好。

  保其锋告·诉记者,“住院时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借到了12万,但两次化疗没做完就已经用了9万元。现在再借,好多人怕还不了,直接就把电话挂了。〨&rd⿱quo;

  “家里还有四位快70岁的老人,我爹说把房子卖了给娃娃看病。我就在村委Ⅺ会门口贴了卖房的消息,但是农村的房子没人要,至今无人联︰系。”保其锋说。

  刚住进解放军昆明总医院时,医生就建议他们一Е家进行骨髓配型。考虑じ到每次配型要4600元的费用,19岁的大女儿首先进行配型,配型10◥0%相合。这就意味着,小金秋可以进行骨髓移植。但是25万元的手术费,让找到希望的一家人再次陷入绝望,而这还不包括高昂┙的术后费用。

  化疗期间,小金秋要吃一Ⅸ种名为泊沙康唑口服混悬液的药品,一瓶105毫升的就要4980元,而这一瓶仅仅够小金秋吃7天。

  在记者采访期间,医生来给小金秋做骨穿。记者问她“怕不怕?”小金秋说,“以前怕,还哭过,后来爸爸告诉我要坚强。&rdqu◈o;说完,小金秋笑着对∈满脸愁容的保其锋κ说道,“¤爸爸,以后做骨穿和腰穿我都不会哭了。”

  旁边刺十字绣的母亲转过头去抹了抹眼泪。她哽咽着告诉记者,&l々dqu∩o;每次化疗要做两到三次骨∣穿和腰穿,成年人都受不了。”

  在医院里,一些病友建议保其锋到民政和红十字会问问有没有大病补助或者救助项目。4月21日,保其锋去了镇上的民政所问,工作人员告诉他政策没到,即使政策下来,最高只能补助6000元。保其锋又去红十字会询问,小天使基金可以救助,但申请下来最少要三个月时间,最高补助3万元。保其锋开始准备材料,申请小天使基金。

  云南省抗癌协í会血液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解放军昆明总医院血液科主任王三斌介绍,保金秋是急性淋巴白血病里的高危组,我们现在已经是按照高危的方案在做着化疗,目前状况还比较良好。但是因为她是高危组,我们也不是特别乐观,如果要进一步提高治愈率只有去做骨髓移۞۞植。幸运的是她现在找到了完全相合的供者,即她的姐姐。经灬济上允许的话,最好在一个月内把移植完成,否则可能复发,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王三斌坦言,医院也在积极帮扶保金秋,争取慈善人士的帮助,也为她联系一些〒基金会И。但她是高危病人,一些基金会救助范围指定是中危和低危。

  记者了解到,⌒在解Д放军昆明总医院的血液科,就有十多位家境贫困的白血病患者。王三斌介绍,白血病总体来讲是个可治愈∏疾病,尤其是儿童的白血病,治愈的希望非常大。关键在于治疗费用,除了国家医保、民政救助以外,患者自承的费用仍然非常高。

  对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王三斌建议成立专门的基金会,做好可信度‖和针对性,发挥每个人的力量,积少成多,最终让更多的患者得到∏救助,有一个好的结局。

  记者在采访时得知,保其锋的房子如果卖掉了,一家人就得借宿亲友。但保其锋说,“没有地方住,我们也不想放弃。”(完)